对孩子进行“财商教育”之前,最好先想清楚这3件事

财商教育 财商思维 女人财商 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7 次浏览 • 2019-12-11 12:42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两天在微博看到一条上热搜的新闻,说是一名大一新生向父母索要一个月4000块的生活费,结果遭到了父母拒绝。这名女生非常委屈,认为自己现在一个月2000块的生活费完全不够花。热搜一出,评论里也爆了,纷纷在指责这孩子 ...查看全部

这两天在微博看到一条上热搜的新闻,说是一名大一新生向父母索要一个月4000块的生活费,结果遭到了父母拒绝。这名女生非常委屈,认为自己现在一个月2000块的生活费完全不够花。

热搜一出,评论里也爆了,纷纷在指责这孩子完全不懂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贵,完全没有金钱观





在感慨这则新闻的同时,我倒想起了咱们尚且年幼的孩子们。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当然有。

因为,这“金钱观”,完全可以从小开始培养。


前段时间,也听朋友跟我吐槽,说养孩子简直就像是在养债主!

她说自家娃总是粗暴的对待自己的玩具。每次和他讲:“这样会把玩具弄坏,弄坏了它就不能陪你玩了”这样的道理,娃根本就像没听见一样,淡淡地抛出一句:“坏了就买个新的呗!”


每次逛街,一买起玩具来朋友儿子就刹不住车。

特别是有些玩具,明明商场的价格要比网络上贵一倍,朋友答应孩子上网去买,可孩子就是死活不依,一边喊着“贵也要买”,一边大哭抗议。


朋友痛心疾首地对我说,这届小孩儿根本不懂得珍惜和感恩,总认为父母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其实听完后我倒觉得,这事儿可能和“珍惜”和“感恩”也没多大关系。它反映的,仅仅是孩子需要上一堂“金钱课”了。


有时候,成年人的思维会让我们忘记,其实孩子几乎就没有什么“金钱”的概念。

他们不理解贵贱的意义,也不明白等价交换的概念。对他们来说,不论是“买个新的”,还是“东西很贵”都与他无关,更何谈珍惜和感恩。

和孩子谈“钱”,在当下被赋予了一个特别高大上的名字,叫做“财商教育”

但到底什么是财商呢?在我看来,让孩子认识货币、学会付钱买东西都只能算是财商的一部分。

真正的财商教育,是更为立体化的,是让孩子学习认识、创造和管理财富的能力。

这么看来,财商教育就不仅仅是名字高大上了,它的内涵也注定了这样的教育将伴随其一生。本来嘛,我这个奔四的中年老母亲还没搞明白怎么赚钱和管钱呢,何况是孩子呢。


在物权意识没有建立之前,不要和孩子空谈“钱”



那既然一个人的“财商”关系到一生的幸福,是不是我们应该尽早开始对孩子进行“财商教育”呢?

并不然。

记得之前看综艺《妈妈是超人》,霍思燕让嗯哼帮忙买东西。嗯哼到店里懵懵懂懂地付了钱,顺手还白拿了块饼干。

如果这个时候,家长不够冷静,认为孩子是“偷”了东西,就很容易因为道德蒙蔽了问题的本质。


像潼潼两岁的时候,和我们去超市、去玩具店,也没有所谓“买”的概念,认为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就可以直接拿回家。

特别是去超市,买了什么玩具、食品,就要立刻让妈妈拆掉包装用起来。她也曾歪着脑袋问我,“为什么大家都要排队,把自己拿的东西放在小柜子上让别人扫一扫?”


所以当时我看完嗯哼买东西这段节目之后,特别能理解他。

虽然表面上看是孩子不明白“等价交换”这个概念,不知道“钱”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最根本的其实是他们还没建立起更为成熟的物权意识。

他们还不能深刻的理解,哪些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哪些东西不是。如果他们还没有建立起成熟的“物权意识”,就更没法进一步去理解钱是如何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

所以,我认为和孩子谈“钱”,至少也要等到他们明白“物权”这个概念。

三岁左右,孩子们逐渐开始形成“自我概念”,他们开始花大量的时间捍卫自己对物品的“主权”。此时,就是他们物权意识慢慢形成的时刻。



用“分类游戏”,帮孩子进一步明确“物权概念”


家里的I SPY游戏


和宝宝比赛找一找,家里的物品哪个是爸爸的、哪个是妈妈的、哪个是宝宝的。

可以用“我发现了一条爸爸的毛巾”、“我发现了一只我的袜子”、“我发现了一个妈妈的杯子”这样的句子形式,从语言强化“物权”概念。

公共场所的I SPY游戏


接下来,将“找一找”的范围扩展到公共场所。宝宝从家带出来的玩具是自己的、货架上的玩具不属于自己、淘气堡的玩具既不属于宝宝也不属于其他任何一个小朋友。

这样的分类游戏,可以帮助孩子理解物品的所有权,为我们进行财商教育打下基础。

除此之外,当孩子可以理解多与少的概念,明白数与量的对应,再来和他们谈“钱”,可能会帮助他们更好的认识金钱。

如果他们不能理解什么叫做贵、什么叫便宜,也不能理解手中的物品和货币的数量之间的关系,“钱”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些没有意义的纸张、数字而已。

我早早就给潼潼买了教学币,让她认识货币。潼潼倒也凭着记忆,很快就知道了不同的纸币代表的金额,但那又怎样呢?

在玩买东西的过家家游戏时,她还是不懂该如何“花钱”。经常在我说东西太贵了,能不能便宜些的时候,报出一个比刚才还高的价格;或者在我说出某种东西的价格时,并不太清楚应该用手里等额的纸币去交换。

所以后来,我就收起了这些教学币,不着急和